(感謝極光代製

 

  - - - - -

 

  「祈兒?你還好嗎?怎麼看個鏡子就傻楞住了呢?」

 

  語畢,林修研把手輕放在我的額頭,呢喃句溫度正常。下意識的,我別過臉不正視他。

 

  自小以來,聯邦的訓練便告訴我們凡是帝國人……全屬敵人,既傲慢又自私,也常常和星際海盜狼狽為奸,整個星際裡扣除掉星際海盜以後,最惡名昭彰的便是他們吳王帝國。

 

  「祈兒……你還在生母父的氣嗎?」

 

  林修研蹙起眉,為嘆息道。不知為何,我的心莫名的揪了一下,是因為身體裡的親屬晶片反應嗎?

 

  「修研,祈兒醒了嗎?」

 

  一個低沉而平穩的聲音忽然響起,我轉過身想看來者是誰,便被他們的動作給嚇住了。

 

  來人扣住林修研纖細的腰,並將他那陰柔美的臉蛋被捧起,毫不猶豫地吻了下去。

 

  之前在上軍方的知識課中有接觸到,帝國人因為要求世代純血,以致現今生育率越來越低,加之為了從軍以獲取高階待遇,許多家庭在選擇新生兒時,以男性為優先考量,使的性別比嚴重失衡。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他們嘗試在男性身上安裝一種名為B719的晶片。B719的效能以繁衍下一代為主要目的,其次是調養身體。

 

  此種違反人體工學的東西本該失敗才對,可沒想到,帝國居然成功了,其科學家們將此受驗者稱之為「凰性」,並研發後續的配套措施,比如開發一套檢測適合植入B719的新生兒體檢,比如如何調整「凰性」的體質,比如該怎麼控制「鳳性」在壯年時期高漲的性慾……。

 

  我望著他們,直到他們結束纏綿,放開彼此。

 

  「你這個下半身思考的渾蛋!我的祈兒正躺在病床上飽受折磨,你這個傢伙居然在他的面前發情。」

 

  「別這樣修研,你明知道我因為擔心祈兒的傷勢而強忍著慾望,現在他醒了我稍微嚐點甜頭也不行?比起其他『鳳性』,我自認相當克制了。」

 

  「淨耍些嘴皮子……。」

 

  「好好好,回家再讓你繼續唸。」

 

  來人輕挑得捏了捏林修研的鼻子,眼神充滿著溺愛。本來,我應該要覺得反胃才對,可不知為何我竟然平淡的接受了,好似這是正常現象一般……,身體習慣後的效果真是可怕。

 

  「祈兒,你現在感覺如何?」

 

  「唔……啊……噫……。」

 

  倏地,我發現那人的眼神變的銳利。他逕自坐到我的床鋪邊,一手握住我的手掌,一手輕撫著我的額頭上的繃帶。

 

  「這是怎麼了,連話都不會說了?那幫狗娘養得臭崽子,竟敢把我的寶寶打成這樣。修研,醫生怎麼說?」

 

  「醫生說沒有實際的報告他也不確定,近日會替我們安排一個檢查,到時候才能知道祈兒是傷到語言的功能還是其他因素。」

 

  「是嗎?我等等去院長那裡打個招呼好了。放心吧寶寶,君父一定會讓他們盡全力照顧好你。」

 

  漸漸的,來者的眉宇又緩和下來,我感覺到他掌心的溫度,藉由我的手傳到我的身上,雖然是很微弱的波動,卻令我舒暢不少。

 

  「對了,關於傷害祈兒的幕後主使,你有任何相關線索嗎?」

 

  「噢這個嗎……我想小鄭會為我們做詳細的說明,進來吧小鄭。」

 

  「張苡沉彰大律師,您大人也稍為替我想想啊!我才剛從聯邦趕回來,現在就丟任務給我這樣合理嗎?」

 

  一個耳熟的聲音傳來,在我還來不及思考時,鄭宇瀚已從門口走了進來……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薇柔 的頭像
薇柔

思無邪

薇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梨子桑
  • 「別這樣修研,你明知道我因為擔心祈兒的傷勢而強忍著慾望,現在他醒了我稍微嚐點甜頭也不行?比起其他「鳳性」,我自認相當克制了。」(<那個哇、鳳性的引號應該用雙引號吧
    好像是單引號裡面如果還要有引號的話就要用雙的

    突然吻下去嚇到我惹xdd
    水果我喜歡最後一句的感覺(?
    人還沒到聲音先到w
  • 摁其實這個範圍我也很猶豫
    因為一般小說國際說話的格式其實用的應該是“”,然後特殊名詞用「」(單引號)
    不過台灣用的說話格式「」,特殊名詞有直接用單引也有用雙引
    我等等改成雙引好了,謝謝梨醬>///<

    男人,僅用半身思考(欸#
    嘖嘖感覺就是個大嗓門(#
    其實物理有解釋這個是什麼原理,可是我忘了耶嘿(#

    薇柔 於 2015/08/27 18:28 回覆

  • 牧雨
  • 感覺很有意思,所以我嚼了好久(什#
  • 什麼
    嚼了很久是很難讀懂的意思嗎ˊˋ
    我同學說他都看不懂我在寫什麼XD

    薇柔 於 2017/08/24 17:4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