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感謝極光代製

 

  緩緩放下手中的鏡子,我閉上眼開始思索現在的狀況。

 

  我在軍方第79號大廈的20樓軍事法庭,被人以「洩漏聯邦軍方情資」為由起訴,不管是我的下屬上司,或是我的親朋好友,甚至是我的至親愛人全部都成為檢方證人,出庭指證我的犯罪事跡。

 

  「潘以睿,物證人證都有了,你還想說是別人栽贓你嗎?」

 

  「……。」

 

  「默認,就當你是承認了。」

 

  「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?」

 

  那是法庭上,我唯一說的一句話。我清楚的看見鄭宇瀚的表情因我的話而扭曲的樣子,很醜陋、很可笑。

 

  沒有再理會他們的任何批判,我靜靜的望著證人席上的他發楞。曾經,他是我的全世界,為了他我努力的往上爬,換得今日的成就,對於他的任性一再容忍,只要是他所渴求的,我都會竭盡所能獻給他……。可今日,我才知道他根本不稀罕,所有的美好回憶,全是為了讓我萬劫不復的甜蜜誘餌。

 

  沒多久,我聽見法官宣讀著我的罪狀,不過說真的,在所有人都背叛我的那時候,就等於是直接給我死刑了。敲了法槌,兩個高壯的小伙走到我身後,一人一邊扣住我的手往死刑場送去,但一離開審判庭,其中一人便忽然將我扛起,另一個脫下自己的外套蓋住我,隨後兩人一同帶著我往樓下衝。

 

  「來人啊,劫囚了!」

 

  我聽見鄭宇瀚在後頭喊著,不少陪審的傢伙們正打算衝出來阻擋我們,卻被另一批衛兵團給擋住。

 

  「你們這是在做什麼?」

 

  「潘教官您還看不出來?當然是帶您逃走啊!」

 

  「你們不知道劫囚的罪刑是剝奪其職,並且永生監禁嗎?」

 

  「我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,教官您就安心的離開吧!」

 

  「為了我這麼做值得嗎?我根本就連你們是誰都不清楚。」

 

  「沒關係我們記得潘教您就好了。」

 

  「是啊,若是沒有潘教官您,我們根本不可能活到現在,現在拿這條命還您,值得!」

 

  聞言,我只是安靜的閉上眼。自我被拘禁在這棟大廈後,從來沒有看見誰是真心替我想,或是相信我為我說話的人,一個,都沒有。

 

  「喂,阿翔,等一下,樓下有腳步聲!」

 

  「媽的,不會這麼快就把我們每一樓駐守的人給幹掉了吧?」

 

  「那就改變計畫,我連絡小武,讓他把直升機開到這一樓,走我們往陽台去……。」

 

  忽然,一陣砲擊聲響起,我倏地睜開眼,便見兩人一臉疑惑的走廊停了下來。

 

  「喂,小武,小武你有聽到嗎?小武!聽到就回答我啊!」

 

  「幹,剛剛那個不會是……。」

 

  「放我下來。」

 

  聽到我的話,扛著我那傢伙搖了搖頭,回了句:「您的身體這麼虛,不能讓您自己跑。」

 

  「我說放我下來!長官的話不聽了?」

 

  「可是……。」

 

  「放潘教官下來吧阿翔。」

 

  不甘不願的,那個叫阿翔的傢伙真的將我放下來了,但他的手還是緊緊扣住我,像是怕我跌倒一樣。

 

  「照你所說的那個飛行員,大概已經被軍方給擊落了。你們現在還有機會,快點找個地方躲起來,不要再管我了。」

 

  「這怎麼可以!潘教官我們……。」

 

  「夠了!你們的經驗總歸是太少,如此衝動就葬送自己的未來和性命,以為我會說謝謝?告訴你們這樣的學生我寧願不要!」

 

  「可是教官……。」

 

  不再理會他們二人,我甩開阿翔的手,逕自往13樓的陽台走去。果不其然,一群特種先鋒部隊已經在此等著我了。在槍枝的威脅下,我緩緩從門邊走到欄杆處。

 

  那些孩子終究是新兵,所以不了解大廈的裝備和配置。從剛剛審判的20樓到現在的13樓,其實有一個瞬移電梯。

 

  「如果我猜得沒錯,那群孩子的計畫大概早就走漏了吧!孫紹庭。」

 

  「……。」

 

  「讓我猜猜,因為不想讓我死得太輕鬆,所以故意將消息放出去讓那群孩子知道,在他們當中安插一個間諜,將所有計畫都洩漏,然後當他們帶我逃走時你們並不是被攔下,而是選擇搭乘瞬移電梯,同時將我們逼到13樓這裡,當那群孩子一帶我到陽台,便將我連同他們一起射殺,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為何要先擊落那個飛行員讓他們有所警惕……,截至目前,我說得沒錯吧?」

 

  掌聲響起,是鄭宇瀚。他走到孫紹庭身邊,親密的挽住他的手。

 

  「根據聯盟軍法第45條,不服判決並採取反抗、逃離等作為者,就、地、處、決。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啊,潘以睿?」

 

  「呵、呵呵,會有今天我誰也不怨,我只想說……,認識你孫紹庭是我人生最大的敗筆。」

 

  語音剛落,所有子彈朝我襲來,它們穿過身體的感覺,很疼,但是和心相比,似乎都不算什麼。我看著孫紹庭,他的眼神充滿著……同情?呵,居然淪落到給你同情的地步,孫紹庭你可真狠……。

 

  腳步一個踉蹌,我的身子整個往後墜,接著我失去了意識。

 

  而當我再度清醒,變成了這個躺在床上,頭還纏著幾圈繃帶的張祈安……。

 

  “若有神,那祂也真是夠殘忍的。”我如此自嘲的想著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薇柔 的頭像
薇柔

思無邪

薇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