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defined 

(感謝極光代製

 

  - - - - - 

   我望了眼掛在牆上的日曆,公元7869551023日,貌似離我被行刑已過去一個多月了,據我最後的記憶看來,我應該是死了,可是現在我卻離奇似的還有意識,更不可解的是我居然變成了張祈安,然後鄭宇翰同張祈安有一層未婚關係……太多資訊讓我不由得搖搖頭想清晰清晰思緒。

 

  「寶貝你怎麼啦?頭痛是不?」鄭宇翰滿臉心疼地坐在床邊,一把摟過了我,我想掙脫卻使不上力,只能任由他對我……毛手毛腳。

 

  「寶貝我跟你說,那個聯邦的第五作戰艦隊隊長已經被我給消滅了,想到上次你們作戰,他居然削掉你一撮頭髮就讓我不爽他很久了,這次我終於逮到機會,利用他最親愛的孫紹庭親手將他逼上絕路,你都沒看見他在判決庭上的那神情,真是大快人心。」鄭宇翰先撲向我,隨後像個孩子仰起頭,似是要我誇獎他。如果現在在他面前的是張祈安本尊,或許真會如他所希望的做吧。

 

  「你……滾……滾開。」我斷斷續續地說出了這三個字,然後別過臉不看他。鄭宇翰摟住我的力道忽然加大,用無法置信的語氣喊道:「寶貝!你怎麼會叫我滾呢?我剛剛一定聽錯了吧?啊,寶貝你轉過頭來看我啊。」我痛得皺起眉,一旁的林修研似乎看見了,立刻衝上前推了鄭宇翰一把。

 

  「小鄭!我的祈兒才剛清醒,現在很多事對他而言都還很混亂,你這樣子強迫他也沒用啊!」

 

  「對不起岳父……我、我出去冷靜一下。」語畢鄭宇翰果真鬆手,他有些不捨的看了我一眼,隨後走出病房,張苡沉走到我的身旁,親吻了我的額頭,什麼也沒說的跟著出了病房,獨留我和林修研。

 

  「祈兒要不要吃點水果,剛剛小鄭帶了不少你愛吃的呢……刀工真差,想必是他自己切的吧……啊,我說這話兒你可別告訴小鄭啊。」林修研邊說邊起身到桌子那兒取出鄭宇翰帶來的水果,先是微微一愣,隨後露掛出招牌笑臉將東西端了過來,雖然只是短短一瞬,但我沒有漏看他那像是看見什麼驚奇之物的神情。

 

  當林修研將那個皮削的既不乾淨,形狀也切的歪七扭八的蘋果兔子端到我面前時,我真的很想一掌拍掉它,不僅因它外形醜陋,更因它是鄭宇翰送上來的,即便這原是鄭宇翰想討張祈安歡心而準備的,之於我都像垃圾一般……無奈,這副破軀體什麼也做不了。

 

「祈兒,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清醒過來就不願好生待見小鄭,但他是真心在意你。當你被偷襲送進醫院時,小鄭雖然人在異邦,但他也是十分掛念你,每天都用星際通話向我詢問你的狀況,要知道他可是在做臥底呢,用星際通話這種自殺的方式聯繫帝國真是不要命了。還有啊,當初陳家二少悔婚的時候,也是小鄭二話不說要求將自己的DNA送到配對室和你配對,如果他當初沒有主動這麼做,你可是會身敗名裂的。」林修研用漫不經心的口吻如是說,但我卻被他的話給逼出一身冷汗。以前在書上看過這麼一段記載,如果帝國人在指定婚配後卻又未成婚,那麼身為「凰姓」的一方就要淪為配種,待在帝國專屬的配種院直至生下指定的後代數才能被釋放……。

 

  「小鄭他雖然看起來輕浮,但唯有對你可是認真到連我和他開玩笑說要讓他娶個更好的人,他竟然抱住我們家那個龍柱大哭大鬧著不是祈安不娶,真是個又傻又純真的好孩子……啊!祈兒你也是母父心中最棒的孩子喔。」林修研笑著摸了摸我的頭,然後用籤子戳了個還算能看的蘋果兔子給我,我猶豫許久,最終還是輕咬了一口蘋果,隨即別過臉望著窗外。

 

  “這一口,是因為林修研端過來,晶片反應讓我無法抗拒,絕對不是我自願的。”我在心中不斷說服自己,不要被這種反常的舉止給動搖了……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薇柔 的頭像
薇柔

思無邪

薇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